切换到窄版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番号 原创 招嫖
48查看 | 0回复

怀孕初期给老公口想吐_网上最大的宝宝JJ

[复制链接]
扶贫办党员  发表于 2020-6-30 23:05:43 |阅读模式

               

                    正说着,就有人一路小跑着跑过来找阮诺诺。



    “汐云,你帮我看着点儿爷爷和我爸爸,我出去看看。”



    阮诺诺对苏汐云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这丫头,眼下还真有几分我隐龙巷女主人的样子了。”



    苏老爷子眯着眼,微醺的神色里满是自豪。



    “这孩子还那么小,哪里有老爷子您说的那么好,是您抬举她了。”



    阮正明心里头也美滋滋的,嘴上却还是谦虚了几句。



    两人一来一回的倒是聊得开心,一旁的苏汐云笑着叫人将酒杯子撤了,换度数低些的桂花酿来,霍启正倒是专心致志的陪着他的“小徒弟”玩,外界发生的一切像是有一个防护罩似得,和他绝缘。



    在场的人均其乐融融,只有虞乐乐的神色有些尴尬。



    却又不敢在人前显露出来,只能扯着僵硬的笑继续做壁花。



    “爸爸,上回您的咳嗽怎么样了?我特地让乐乐过来替您转个方子。”



    苏明媚刚刚从贵妇堆里头转了一圈回来,那些恭维和赞美还让她有些飘飘然,回到主桌的时候,脸上的喜意尚未散去。



    她没听到苏老爷子那一句隐龙巷女主人的话,所以此刻还端着隐龙巷大小姐的派头。



    “不必了,已经好了。”



    “啊,对了!爸,我还没和您说吧,乐乐上回的作品入选暮莎国际设计大赛决赛了!过几天就要去M国参赛了,要是能进前三,可给咱们隐龙巷长脸了!”



    “暮沙国际设计大赛?那可是个了不得的比赛啊!我家孩子苦练了十几年,海选就被刷下来了!原来乐乐还有这个天赋!又会医术,又会设计!果然是隐龙巷的二小姐,苏老爷子,您好福气啊!”



    一旁过来敬酒的某个女眷闻言直接夸上了,听得苏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是深了几分。



    年纪大了,对很多事情都放下了,却唯独对儿孙的事情特别的上心,哪怕心里头还气着这对母女的自作主张和对汐云的中伤,但听到虞乐乐居然得了那么好的成绩,苏老爷子到底还是开心的。



    “哪里,小孩子玩闹而已。”



    “哪里是玩闹!老爷子您实在是太谦虚了!这可是暮沙国际的设计大赛,聚集了全世界最最顶尖的设计师团队,能够入选这个大赛的年轻设计师可以说,都是全球最富有灵气和天赋的那一批了。因为这个设计比赛的入门门槛并不高,只要你有创意,能投稿,就能进入海选,所以每年全球大约会有超过五百万人会参赛,但是最终经过轮轮筛选的,只剩下一千人进入复试,复试后再选出三十人进入决赛,这可不是百里挑一,几乎是万里挑一了!况且,我可是听说,二小姐的作品排在前三呢!苏氏有了二小姐这样的设计师,看来股价又要飙升了!”



    对方滔滔不绝的说了半天,还觉得意犹未尽,加了一句,“要我说,老爷子您真是会生,这儿孙辈的,一个个的,都是惊才绝艳的天才,我们看了啊,都忍不住叹一声,这人的福气啊,真是天生的!”



    苏老爷子虽然不懂什么暮沙,什么设计的,但听着对方说了那么大一堆,自然也听明白了,自家的外孙女这回算是狠狠地给隐龙巷长了脸。



    心里自然舒坦了几分。



    寒暄几句,那贵妇笑着离开,苏明媚挑了挑眉,喜滋滋道,“爸,你看,你现在知道哪个才是你的宝贝孙女了吧?”



    说着,故意那眼角瞟了一眼一旁不说话的苏汐云。



    “就你话多,那么多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不过苏明媚也无所谓,反正今天的目的达到了。



    这一圈下来,还有不少贵妇向她打听乐乐,只要老爷子没有正式发话,乐乐这隐龙巷二小姐的名头还是在的,自然挑选的余地也大。



    “宝宝好像有点不舒服,我带她上去找保姆换个尿不湿。”



    苏汐云站起身,对着老爷子轻声道。



    俨然对这对母女腻歪极了。



    知道孙女对着两人不感冒,苏老爷子挥手,“去吧,一会儿诺诺来了,让她去楼上找你。”



    为了招待客人,墨云阁的大客厅如今特地收拾成了一个宴会厅,二楼的会客室直接改成了休息室。



    苏汐云将宝宝交给保姆和伊莲,站在落地窗边上透气,耳边时不时传来楼下热闹的声音。



    “这是什么?”



    耳旁突然传来阮诺诺的声音,大概是因为都开着窗,而阮诺诺所在的书房和休息室原本就是连着的,所以对方的声音听得格外清晰。



    苏汐云正要打招呼,却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是X叫我亲手交给你的。”



    X?



    什么名字啊?!



    奇奇怪怪的?!



    诺诺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难道是C国认识的朋友?



    而且这个声音……真的是有点耳熟……



    诺诺不是出去了吗?怎么会躲在楼上和人说话的?



    苏汐云心里的疑惑越发深了几分,好奇心驱使下,忍不住书房方向探了探,好看得真切些。



    待看清眼前的来人,苏汐云差点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这才惊叫出声,惊动了书房里的两人。



    这个人!这个人不是当初跟在阮诺诺身旁的那个小女佣金子吗?



    自从葬礼之后,就没有人见过她了!



    她还当对方是因为和阮诺诺感情深,所以葬礼过后就直接离开了隐龙巷,怎么这会儿会在出现在这里?



    而且那个X是谁?听上去有些奇怪……



    “他还好吗?”



    阮诺诺攥着手里的盒子,并没有打开,看着眼前初云,神色复杂。



    好半晌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对着眼前的初云,要说她心底没有恨意,那是不可能的,当初如果不是对方,自己恐怕不会经历那些,也不会中途失去记忆。



    而且那晚上被背叛的滋味太过绝望,哪怕理智上能够理解对方的做法,却依旧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个始作俑者。



    更何况……霍启正说的那种毒素,显然和对方所在的“暗夜”组织有关。



    看着面前再一次易容成“金子”的初云,过去的亲昵和信任,早就化作了深深的戒备。



    “托你的福,X已经叛出了组织,眼下是组织头号诛杀令的通缉对象。”



    初云冷冷一笑,嘴下毫不留情。



    叛出了组织……



    那岂不是很危险?!



    初云还替他传递消息,那岂不是也跟着一起叛逃了?



    “不用猜了,我才没那么傻,我不过是捎带手替他送点东西。”察觉到对方的心思,初云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笑,“上次没把你弄死,还真是挺可惜的。”



    “那我岂不是要感谢你?”



    阮诺诺反唇相讥,眼前的女子虽然顶着一张金子的脸,却早就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女孩了。



    或者说,那个单纯的女孩本来就从来没有存在过,一切都是对方为了接近自己,潜伏在隐龙巷所做的伪装而已。



    初云淡淡地瞥了眼前的女孩一眼,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阮诺诺,你用不着拿话激我,我可懒得和你一个将死之人废话。”



    将死之人……



    毒素……



    “那些毒素是你们下的?!”



    初云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已经察觉了毒素的存在,脸上的错愕被阮诺诺尽收眼底。



    真的是他们!暗夜组织!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给我下毒?你们要的到底是什么?”



    阮诺诺猛地攥住对方的手,咬着牙,低声问道。



    “你问的太多了。”



    初云猛地回过神,迅速抽出手,“我的东西带到了,你自己保重吧,可别……死的太早了。”



    说完,初云纵身一跃,直接从二楼的阳台上一跃而下,消失在斑斑树影中。



    阮诺诺死死攥着手里的锦盒,整个人如堕冰窟……



    略一犹豫,阮诺诺打开了锦盒,里头是一条款式有些过时的项链。



    这种项链在二十几年前的C国和A国上流社会很流行,一般是用金属做成心形或是椭圆形的吊坠,里头再放上照片。



    宫澈为什么要给自己送这么一条项链?



    阮诺诺的手轻轻抚摸过那枚吊坠,除了外头镶嵌着的红宝石坠子,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



    正要按下机扣,便听到隔壁传来熟悉的啼哭声。



    是宝宝!



    匆匆忙忙的将吊坠塞回了锦盒,阮诺诺快步向隔壁的屋子跑去。



    而另一旁的苏汐云看着那个叫金子的女佣突然纵身一跃,差点就要惊叫出声。



    幸好刚刚她捂着嘴,这才没有闹出什么动静来。



    毒素?诺诺?快死了?!



    还有那个X,金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完全看不懂?也听不懂对方到底在说些什么?



    苏汐云心里乱糟糟的,手扶着栏杆,咬着唇,不知道要不要直接过去问阮诺诺。



    或者把这事告诉大哥……



    怀着满腔的心事,苏汐云忧心忡忡的往楼下走去。



    “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一个低沉声音冷不丁在她头顶响起,苏汐云被吓了一跳,脚下突然踩空,整个人往前头跌去。



    幸亏一旁的暮远刃眼疾手快,猛地伸手攥住了她。



    惊魂未定的苏汐云被人牢牢的扯进了怀里,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耳旁传力粗重的喘息声,挣了挣,却发现自己被人直接按在了怀里。



    对方跳得飞快的心跳透露着主人的心慌和焦急。



    “松开!”



    苏汐云伸手去推,推了半天却不见对方松手,气得直接抬脚,狠狠地在对方的脚上踩了一觉。



    “嘶……”



    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尖头细高跟,直接一脚踩上去,又没有半分的留情,自然痛得要命。



    暮远刃生生忍住了,却不得不松开对方,看着一脸冷若冰霜的苏汐云无奈道,“我是怕你摔了。”



    “你不突然冒出来我能摔吗?”



    苏汐云丝毫不领情,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提起裙摆就往楼下走,根本就不理会跟在她身后的暮远刃。



    “汐云……汐云……”



    暮远刃被狠狠瞪了一眼,不仅不生气,反倒笑着跟在后头陪着小心。



    被他那么一打断,苏汐云倒是忘了要去找苏沐北说刚刚的事,气呼呼的往外头走去。



    “看看看,那个就是苏家的大小姐苏汐云,你不知道吧?她妈是个小三……”



    “不会吧?你可别乱说,这可是在隐龙巷,万一被人听到了……”



    “我哪里乱说了,这消息还是人家隐龙巷自己传出来的,你没看到那个苏夫人都多久没出来了么?你见霍家是不是从来就没承认过这苏家大小姐的身份?”



    “不是吧……那她为什么还整天那么拽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相处,想当年她和那个阮诺诺多牛啊!简直就是江城一霸!”



    “嘘,说她就说她,别带上阮诺诺,要是被苏少听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旁的一个名媛伸手拉了一把身旁的同伴,小声告诫道。



    “我才不怕……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诶,那边那人是谁啊?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在宴会上看到过?”



    那人本来还想说,但一想到当初得罪了阮诺诺而被隐龙巷收拾得惨兮兮的那些家伙,到底有些犯怵,直接转移了话题。



    “哪个啊?”



    “喏,就是跟在苏汐云后头的。”



    “这……这不是前几届毕业的校草江澄么?!不……不对,现在应该叫他暮少了。这苏汐云也是好手段,当年死皮赖脸地缠着人家,也不管人家要不要她。”



    “可不是么?小三的女儿就是小三,我可是听说本来江学长当年都已经思雨姐谈恋爱了,就是被她横插一杠,活生生的搅和黄了!要说脸皮厚,还真是……有遗传!哎呀,乐乐,我们可不是说你,你可是正正经经的名门淑女,只可惜怎么就摊上了苏汐云那样的姐姐……”



    对方说着又转头对着一旁走过来的虞乐乐笑着道。



    “哪里,其实汐云姐姐人也挺好的。”



    “你啊,就是脾气太好,她和那个阮……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处的,只是委屈了你了,正正经经的隐龙巷出身的名媛却要和她们两个名声那么差的人混在一起。”



    众人一说起八卦就停不下来,津津乐道的模样简直和当年自己就在现场似得。



    一旁的苏汐云恰好路过,虽然没有听到完整版本,但耳朵里飘过来的几个关键词,也足以让她明白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了。



    <!-- csy:23916015:223:2019-07-26 11:02:31 -->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19论坛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警告︰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请联系我们(发信给19luntan#gmail.com ,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lucky5201 邮箱:19luntan@gmail.com。本站永久域名:19lunt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