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窄版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番号 原创 招嫖
27查看 | 0回复

早上起来鸡儿会硬_刚结婚的新人晚上几次

[复制链接]
扶贫办党员  发表于 2020-5-23 23:30:46 |阅读模式

     余庆阳微微一笑,当着许副市长的面,拿出手机,打给苏厅长,“领导,许副市长说我不可理喻,要找我领导说话!”

    “胡闹!你把电话交给许市长!”苏厅长在电话里笑骂一句。

    苏厅长在电话里和许副市长交流了一会,许副市长又把电话交还给余庆阳。

    “小余,我马上过去!你向许市长陪个不是!不要和许市长发生冲突,更不要再和许市长顶牛!听到没有?这是命令!”

    “是!”余庆阳干脆的答应一声。

    “许市长,对不起!我向您道歉!但是我保留意见!”

    “呵!”许副市长被余庆阳给气笑了,但是考虑到苏厅长马上过来,也不至于拉下身子去和余庆阳吵。

    苏厅长来的很快,十多分钟就赶到了许副市长的办公室。

    一进门看到余庆阳站在许副市长办公室里胡乱撒摸,许副市长背着手站在窗口看外面的风景。

    上前对着余庆阳就是一脚,然后才大声骂道:“余庆阳你胆子肥了?敢和许市长顶牛?还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

    按照级别许市长是你的上级领导,按照年龄资历,那是你的长辈!你要是把许市长气出个好歹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行了,老苏,你也别和我演戏了!

    既然你来了,还是说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

    咱们这些做家长,总不能任由他们瞎胡闹吧?

    当然,我也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泉水一建他们做的确实不对!有责任!

    可是,我们可以不管王福荣、”梅晓春他们的死活,却不能不顾泉水一建等几家建筑企业上万名职工的死活!”

    “老许啊!你这典型的是拉偏架!

    你让我怎么说?”苏厅长做到许副市长对面,笑着说道:“你也是咱们水利系统的老前辈,也是老水利人,总不能屁股做的太偏了吧?”

    “你知道这位是谁吗?老徐的侄子!”

    “老徐?你说的是徐福生徐老?”

    “是!就老徐的亲侄子!”

    “好啊!原来你是徐老的侄子!

    要是早知道,我非踹你两脚不可!”许副市长指着余庆阳骂道。

    因为余庆阳是徐福生的侄子这个身份,气氛一下子变得缓和了起来。

    余庆阳在旁边听的口瞪目呆,许副市长是水利系统出来的干部?

    看样子和自己大爷还很熟。

    余庆阳暗叹,自己的大爷是真不适合混官场,看看人家怎么混的。

    比自己大爷小五六岁,已经是实权正厅,常委副市长了。

    自己的大爷到离休,才捞了个享受正厅待遇。

    “老苏,说说吧!这件事怎么处理?那边小会议室有十几个小包工头等着要工钱!这小子还准备起诉泉水一建他们,要查封他们的账户!”

    “呵呵!我看啊!这件事好解决!既然是小余惹出来的就交给他处理!

    你不就是担心泉水一建那几家公司的职工因为发不出工资闹事吗?

    那好办!

    把泉水一建等几家公司交给华禹投资,让华禹投资给他们发工资!”苏厅长呵呵笑着,轻松的说道。

    “好你个苏老抠!你是真狠啊!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俩就是一伙土匪,强盗!

    这小子是把泉水一建往死路上逼!

    你更狠!你是直接把泉水一建连骨头一块给吞了!”许副市长勃然大怒道。

    “我说老许,你这就有些不识好人心了!

    我这可是为你们好,为泉水一建考虑!

    你当我稀罕那几家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的破公司?

    要不是看你老许的面子,倒贴钱给我,我都不要!”

    “你们········你们还真不愧是·········颠倒黑白··········简直就是一丘之貉!”许副市长气的用手指着苏厅长骂道。

    “老许,你也别激动!

    你这样做是不行的!孩子大了,该放手就要放手!

    你老是这么护着,他什么时候能长大?

    泉水一建等几家公司现在是你们市里的老大难吧?

    加上退休职工,泉水一建等几家公司有上万名职工!你们市政府背的包袱还不够沉重?

    你们准备把他们养到什么时候?”苏厅长不再玩笑,而是看着许副市长正色道。

    “困难只是暂时的!要不是这小子搞这么一出,那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许市长,您这话·········”余庆阳忍不住想要反驳。

    “闭嘴!”苏厅长呵斥道。

    余庆阳只能乖乖的闭嘴。

    “老许啊!做人可要讲良心啊!我们给他们活干,他们不好好干,怎么反倒成了我们的错?

    老许,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你要反过来想一想!泉水一建交给华禹投资,公司还是在泉水,税收还是交给你们泉水市!

    你要相信小余的能力,只要把公司交给他,这几个包袱,将会变成纳税大户!

    好了!我话尽如此,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吧!”

    “··········”

    许副市长沉默不语。

    余庆阳看出来了,许副市长已经动了心,答应是早晚的事。

    心里对苏厅长佩服的五体投地,领导就是领导。

    自己为了吞并几家企业,又是唱红脸,又是唱白脸,还演了一出大戏。

    结果,人家领导,说笑之间就把几家企业给吞了。

    这就是地位带来的便利。

    苏厅长和许副市长级别相当,地位相当于说话办事自然不会像余庆阳那样,费劲心机。

    “泉水一建是我们泉水市的财产,就这么交给你们水利厅算怎么回事?我怎么向泉水市人民交代?怎么向国民同志交代?怎么向荣良书记交代?”许副市长已经服软,坐着最后的抵抗。

    “呵呵!什么我们水利厅的,你们泉水市的?老许,每年的水利专项资金,我少过你们泉水市?

    华禹投资赚的钱,我苏某人能得到一分钱的好处?你们只知道找我要钱,可是你们考虑过没有?

    中央给的钱就那些,省里给的钱也就那些!

    我苏某人不会造钱,也不会变钱出来!

    最后华禹投资赚了钱,我手里的钱多了,受益的是谁?”

    “那也不光我们,你们水利厅的钱是东山省十七个地级市分!到我们泉水市就那么一点钱!”

    “老许,能不能讲点道理?今年我给你们泉水市的资金够充足了!已经好几个地级市的市长书记找我提意见了!

    说我一碗水端不平!”

    “好吧!这件事我做不了主,我回头向国民同志反映!估计要上会讨论!”许副市长最终还是选择妥协。

    “呵呵!什么事要向我反映啊?”一位中年人推门走了进来。

    “周市长来了!刚才还说和老许谈完,就去摆放你!”苏厅长从沙发上站起来。

    “国民市长!”

    “舜申市长,刚刚我听到你说向我汇报什么事情?”

    “是这样……”许副市长把事情经过,以及苏厅长的要求说了一遍。

    “嗯,舜申市长,我可就要批评你了!

    你这个护犊子的思想要不得!

    正是你的护犊子,才造成了他们的肆无忌惮!

    既然犯了错,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一点,无可非议!

    我同意苏厅长的要求,把泉水一建等几家企业并入华禹投资。

    不过嘛!

    虽然咱们都是为了党,国家和人民!

    可也有个远近之分。

    泉水一建属于我们泉水市的国有资产!

    就这么交给水利厅,好像有些说不过去!

    要不这样,我们请国资委的同志核算一下资产!

    我们以入股的形式并入华禹投资!”

    市长就是市长,水平高,脑子转的也快。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句话之间,性质就变了,从原来的补偿性吞并,变成了以国有资产入股。

    “周市长,你说的入股,我倒是不反对!

    只是恐怕你要失望了!

    据我所知,现在的泉水一建,负债累累,加上这次质量事故的赔偿款!

    几家企业可以直接宣布破产了!”苏厅长笑着说道。

    “怎么会?苏厅长,你这是欺负我不懂经济?”

    “哪敢啊!谁敢说周市长不懂经济,那可是天大的笑话!”

    “我记得泉水一建名下有几块地皮吧?

    位置都还不错,应该值不少钱!

    这也是他们的资产!

    以这些地皮入股,应该能占华禹投资百分之二三十的股份吧?

    我们也不贪,给个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就行!”周市长笑着决定道。

    余庆阳直咂舌,这还不贪,您大佬知道华禹投资的市值是多少吗?

    您说的那些地皮都是工业用地,不值钱。

    再说了,要不是有那几块工业用地位置确实不错,傻子才会接泉水一建的这个包袱呢。

    不过,现在没有他说话的份。

    别看余庆阳能和许副市长硬刚,但是面对周市长,只能老老实实的。

    周市长级别太高,那可是副部级领导,余庆阳只是企业的小副处级干部。

    贸然插话,就是不懂规矩,这是官场大忌。

    “小余,你和周市长汇报一下你们华禹投资的工作。

    周市长,这位是我们水利厅下属华禹投资公司的党组书记,总经理余庆阳同志!

    让他给您汇报一下华禹投资的工作!”

    “呵呵,苏厅长,你这可就不对了!

    你们水利厅是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我可没有资格厅小余同志的汇报。

    不过呢!

    泉水一建算是我们泉水的闺女,现在要嫁给你们水利厅的儿子。

    我这个做家长的也确实该了解一下男方的情况!”周市长温和的笑道。

    几句话之间,把名不正言不顺的汇报变成了,女方了解男方。

    丈母娘相女婿。

    这样放到哪里都说得过去。

    “周市长,我们华禹投资是去年七月份成立的国有资产控股的合资企业。

    其中水利厅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处控股地位。

    香江汇丰银行持百分之十的股份,不参与经营。

    我母亲持公司百分之三十九的股份,担任公司董事长,但是不参与经营。

    经过三方协商,并以合同约定,我本人代表水利厅行使经营权!”

    “哦?没想到,华禹投资居然还是合资企业,更让人意外的是,小余同志的身份。

    你们水利厅很有魄力啊!”周市长很意外的看着余庆阳说了一句。

    “呵呵,周市长过奖了!

    小余你接着向周市长汇报!”苏厅长谦虚的笑了笑。

    同意公司合营,并把经营权交给余庆阳,是苏厅长最得意的一件事。

    “华禹投资初始成立水利厅是以省水利机械厂,东仓库,南仓库,以破产的制管厂等国有资产入股,占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而我父亲则已名下的机械服务公司,以及水利机械厂的债权入股占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因为我父亲的身体原因,所以股份由我母亲持有。

    后来,汇丰银行以两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我母亲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余庆阳平静的讲述着华禹投资的前因后果。

    “这个我听说过,汇丰银行收购内陆企业的股份。去年好像还挺轰动,好几家媒体都报道了!”周市长再次插话道。

    去年的汇丰银行投资入股签约的时候,朱书记还是朱市长,周市长还是下面地市的周书记。

    “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上号了!

    华禹投资市值二十亿,看来我是犯了想当然的经验主义错误!”周市长自嘲的笑道。

    他现在已经明白,苏厅长为什么突然把这位年轻的过分的总经理推出来向自己汇报工作。

    “周市长,市值二十亿,是去年汇丰银行的估算。

    今年汇丰银行想要增加持股份额,前天汇丰银行投行部总经理亲自来泉水和我交涉。

    给出的新市值是五百亿,想要增持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被我拒绝了!”余庆阳小声说道。

    “嗯?市值五百亿?”周市长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

    吃惊的看着余庆阳,“你刚才说你拒绝了汇丰银行的增持要求?”

    “是!我对公司的市值估算是两千亿!

    并且这只是今年上半年的报价!

    如果汇丰银行拖到下半年,那时候,市值就是五百亿美元了!”余庆阳声音不大,却是像一颗炸雷,在周市长耳边炸响。

    “苏厅长,你确定小余不是在放卫星?”周市长看着苏厅长,严肃的问道。
     
     上一章目录页下一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回复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19论坛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警告︰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请联系我们(发信给19luntan#gmail.com ,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lucky5201 邮箱:19luntan@gmail.com。本站永久域名:19lunt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