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窄版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番号 原创 招嫖
482查看 | 3回复

北京有群姑娘专睡男明星,事后还收集他们的床上用品

[复制链接]

597

主题

605

帖子

214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46
发表于 2020-5-20 19:36: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有群姑娘专睡男明星,事后还收集他们的床上用品
  去年12月,我帮一个年轻男明星追回了被偷拍的视频,本来以为这事儿完了。
  结果今年4月12日下午,他的经纪人又联系我,说他们公司有个艺人,最近身边发生了一些怪事,怀疑是被人下蛊下降头了什么的,想找我调查一下。
  我说,您找错人了,这应该去雍和宫找俩大师看看。
  他说大师已经找了,但还想知道是谁这么用心恶毒,想要害人。




  感兴趣没看过的朋友,可以读完这篇找来看
  我说,咱先不说整那神叨的到底有用没用,毕竟我不是个私家侦探,这行在咱国内也不合法,要不您先在电话里跟我说说到底啥情况,我再决定接不接。
  他转过来一千块钱,说,电话里聊不安全,要不你一会儿来一趟我们这儿,不管成不成,这些就算油钱了。
  我点击领取,说成,我刷个牙就过去。
  他用微信分享一个地址,北四环的一个别墅小区,说是当事人的家。
  洗漱完,我给周庸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情况。他问我哪个明星,我说不知道,对方还没说,让他收拾收拾,拿上录音笔什么的,和我一起去。




  大概是在这个位置附近
  明星住的地方离周庸家不远,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在大门口等着,靠着车,口罩拉到下巴上抽烟。
  我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让他和保安说了一声,和周庸扫了二维码,登记了个人信息后,保安放我俩进去了。
  把车停在明星家门口的路上,我和周庸下了车,周庸四处扫了几眼,说这小区环境真不错嘿,还有一这么大的人工湖,回头我也应该跟这儿整套房子。
  我说你给我滚犊子,别在我跟前炫富。
  按了门铃后,有过一面之缘的那经纪人给我俩开了门,说稍等,拿出个电子测温仪给我俩量了体温,又让用酒精湿巾擦了手,才把我俩让进来。
  我问用不用换拖鞋,经纪人说不用,指着门口一个像电饭煲的机器说,说把脚放上去,它会自动给你套一次性鞋套。
  我和周庸套上塑料鞋套,跟着他进了屋,来到一个欧式装修的会客厅,里面坐了两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性,看见我俩进来,站起来握了握手。




  鞋套机,真TM像电饭煲
  经纪人给我递了瓶巴黎水,我说谢谢,问他正主不来么?
  周庸凑过来小声说,徐哥,坐你对面左手边那个,就是个明星,演过挺多电视剧。
  我对国内的明星,不是特别认识,小时候我表姐说她喜欢佟大为,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以为她喜欢的是吴大维。
  初中时,同桌的姑娘拿着她心爱的明信片送给我,说,这上面印的是twins,我说你可别逗了,她俩长得一点也不像啊,异卵双胞胎啊?
  这主要源于我上小学时,我爷去世,我爸为了守孝,规定家里三年不能开电视,结果意外养成了我不爱看电视爱看书的好习惯。
  后来大一点,看的也基本都是国外的电影电视剧,国内的明星除了几个喜欢的导演和演员,基本都不太认识。
  我说不好意思,既然人齐了,咱也别客气了,直接聊聊怎么个情况吧。
  经纪人掏出手机,给我看了段视频,视频里有好几个人,乱糟糟的,一只手拿着一袋儿灰色的像土和煤块一样的东西,说这是在床底下发现的。
  然后有人喊,说床头后还有东西,又掏出了一个鸡蛋,上面画着红色的符咒,鸡蛋上有个小孔,有人把鸡蛋打碎,里面是一堆大米。
  经纪人跟我说,这都是4月5日,在国贸附近的一个五星酒店发现的。这个明星晚上睡觉时,觉得特别不舒服,有鬼压床的感觉。起床后,他找了身边的工作人员进屋检查,在屋里发现了这些东西。




  这个像煤块一样的东西叫血余炭,往后看就知道啥玩意了
  雍和宫的大师来看完,说是有人给他下蛊了,但具体是啥蛊说得模棱两可,但给他做了一通法。
  他还是不放心,于是搬回家住,并联系人调查,然后就找到我头上了。
  我仔细看了几遍视频,问东西还在么,他说在,但不敢拿着,放到别人那了,我说让送过来给我看一眼。
  过了半小时,有人按门铃,经纪人去门口开门,拿回两个小袋子给我。
  我拎起来看了一眼,递给周庸,他也看了一会儿,说徐哥,这鸡蛋壳我知道是什么,这看着像土又不是土的东西是什么玩意?
  我说这是种中药,叫血余炭,就是把一个人的头发,洗干净晒干,再用焖煅成碳。
  周庸让我别说了,说太TM恶心了:“这玩意能往嘴里灌,咋想的?”

  我说这几样东西加起来,有点像东南亚的一种邪术,马来西亚有一种叫峇旺的降头术,喜欢用鸡蛋和头发啥的,目的是让对方爱上自己。
  周庸问我真好使么?我说,纯扯犊子。
  我问经纪人,他们发现这些东西后,是否报警或者管酒店要监控了?
  他说没有,当时一急就忘了,而且这事儿闹大了不太好,容易占用公共资源。
  我问明星结婚了么,他说结了。我说问个冒犯点的问题,你有没有什么婚姻之外的感情,然后对方还特想和你结婚什么的。
  他说那没有。
  我问他,那这几年是否遇到过狂热粉丝,私生饭啥之类的。
  他说狂热粉丝一直都有,但之前一直没出过这样的事,他现在更怀疑是个人为的灵异事件,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不是特舒服,晚上睡觉也经常有鬼压床的时候出现。
  最吓人的一次,是他在横店拍一场夜戏,晚上回酒店洗澡时,发现浴室里没有沐浴露,他喊助理去他包里拿,经纪人隔门递给了他。
  第二天他睡醒,和助理聊起这事儿,说以后住酒店,先把洗漱用品摆到洗手间,省得用时现找。
  助理懵了,说X哥,我昨天很早就回自己屋了,没给你递过沐浴露啊。
  他把当天跟着他的三个工作人员都问了一遍,没人给他递过沐浴露。




  不知道是谁给他递了瓶沐浴露
  从明星家里出来,我俩绕着小区里的湖走圈抽烟。周庸问我说,徐哥,他们为啥不报警,现在咋一个个的都怕占用公共资源啊,按我理解,胡同里的公厕才叫公共资源。
  我说公共资源就是上网骂人,现在人戾气太重,现实里有很多不满发泄不出去,总要上网找个人骂。
  谁被骂的多,谁就是占用了公共资源,不想占用公共资源的意思,就是求求你们别骂我了。
  他不报警不调监控,有很多可能,举个例子,要是那天晚上他带别人回房间了呢?监控一调,警方一查,啥都被人知道了,他以后还混不混了。
  周庸说懂了,这事儿咱能查么?
  我说给四十万呢,十万订金,不能也得能啊。
  第二天上午,我让周庸穿了件黑扣的衬衫,拆了他衬衫上的一个扣子,换成钮扣摄像机,然后我俩开车去了国贸附近的酒店。
  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场,上了一层,大堂有个姑娘拦着,让我俩先登记,我登记完拽着姑娘闲扯了几句,问最近生意怎么样啥的。
  周庸趁这个机会,快速把登记本翻到了4月5日,用钮扣摄像机拍下了当天所有来酒店的人。




  纽扣摄像机
  好在疫情期间,住酒店的人不多,总共就两页纸,我们还在里面发现了雇佣我们的明星以及他助理的身份证和手机号。
  等周庸登记完,我俩来到前台,开了一间房,指定要那天明星住过的那间套房,说之前住过那间,挺舒服的,问还在不在。
  前台查了一下,说还在,周庸刷了4500块钱后,她登记了我俩的身份证,给了我们两张房卡,叫来一个服务员,送我俩上楼。
  服务员把我们送到8楼的房间门口,忽然问了周庸一句,说哥,你是演员么?
  周庸说不是,问咋了。
  他说没咋,看你长得挺精神。
  进了屋,我从包里拿出电子扫描仪检查了一下,没发现有摄像头什么的,又叫周庸一起把床挪开,床底下和后面也什么都没有。
  这说明一件事,不管那些东西是在明星入住前还是入住后放进来的,应该都是针对他,和其他客人无关。
  我又和明星的经纪人确认了一下,他们入住那天,是当晚才订的房,不可能有人提前一天放东西进去——我和周庸呆在酒店房间里,决定用周庸的微信号,添加4月5号进入酒店的51个人,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之前调查过很多起电信诈骗,他们加陌生人微信时,用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找你有事”。




  看见这种陌生人加好友,不要通过,都是骗子
  大部分的人看到这句话时,都会通过验证,所以我让周庸也通过手机号,搜到那51个人,给他们发送了“找你有事”。
  很快,就有37个人通过了验证。
  在这37个人里,有一个姑娘的头像,正是请我们调查的那个男明星。
  我用一个收费的社工库,查询了这姑娘手机号的关联信息,找到了她微博、贴吧、豆瓣的账号。
  每一个账号上,都有大量关于那个明星的点赞、转发和文章。
  周庸说擦,徐哥,这姑娘肯定有问题,我现在联系她么?
  我让他先别动,然后快速浏览这姑娘各个账号的信息,发现她去年参加过这个明星的生日会。我给明星的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说能不能让明星或者他的工作室现在发条微博,说最近会抽一些老粉丝送神秘福利。
  他和明星商量了一下,说行,过了一会儿发微信给我,说发完了,用工作室账号发的。
  我把周庸手机拿过来,给这姑娘发微信,说你好,我是XXX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最近疫情一直很严重,XXX心系粉丝,想给去年参加过他生日会的粉丝一份防疫小礼包,里面有些口罩、酒精湿巾什么的,不知道你是否方便告知一下地址,我好给你邮过去。
  这姑娘很激动,很快回复说好好好,然后把地址发了过来,是蓝港附近的一个小区。
  我和周庸开车去他家,找了几个口罩和酒精湿巾,在网上找了那明星的签名,模仿他在口罩上签了字,用一个纸盒装好,打印了一张快递单号,贴在纸盒上。




  我和周庸包了个快递箱
  第二天上午,我俩试图进姑娘所在的小区,被保安拦住了,只好在小区门口给她打电话,说快递到了,让她下来取一下。
  过了一会儿,一个身高不高,戴着黑框眼镜的长发姑娘出来,看周庸手里拿个盒子,问是不是3单元1712的快递。
  周庸说对,她看了周庸两眼,把快递拿走,转身回了小区。
  我和周庸回到车里抽烟,他问我接下来咋办,我说得想办法混进去。
  周庸说,要不咱伪造个出入证?
  我说你是不是傻,现在伪造出入证被发现,最次也是行拘——咱就简单点,翻个墙吧。
  去附近的蓝港的珍滋味吃了顿粥火锅,我俩又回到小区门口,在车里蹲点,一直到晚上,那姑娘也没出来。




  涮海鲜的粥火锅,周庸请客
  周庸说,徐哥,现在虽然缓过来了,但还算是疫情期间,平时都不咋出门,别咱跟这儿呆半个月,人都没出来。
  我说那咋整?
  周庸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还伪装那XXX工作室的工作人员,约她出来,说帮忙填一份调查问卷,顺便聊聊粉丝们对XXX的看法。
  我说行,有进步啊,你去做份调查问卷去吧。
  周庸拿电脑捅咕俩小时,连抄带编的,整出个100问题大问卷,回家打印了出来——绝对够那姑娘填半小时的。
  然后他打电话,把这姑娘约到了蓝港的星巴克,




  蓝港星巴克
  我趁着没人注意,翻墙进了小区,到了3单元1712,敲了五分钟门,又用猫眼反窥镜看了屋里,确定屋里没人,从背包里拿出开锁工具,花五分钟时间开了锁。
  时间有点紧,进屋之后,我快速绕着这个一室一厅扫了一圈,姑娘的屋里墙上贴满了XXX的照片,连抱枕和枕套上,印的也都是XXX。




  我的开锁工具们
  确定屋里没有监控后,我走到客厅角落的台式机,打开后发现有开机密码。
  我打算采取CMOS放电的方法——打开工具箱,拆开主机箱,然后拆下了主板上的电池,过十分钟又装了回去,把机箱装好再开机,密码就被清除了。
  这个方法不影响硬盘里存储的内容,我打开这姑娘的硬盘,在E盘一个叫“挚爱”的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这个文件夹里,全是雇我调查的那个男明星,XXX,睡觉的照片和视频。
  我抽着看了两个,在XXX睡觉时,这姑娘把头靠在他的胸口上,抚摸他的脸,但每次,XXX都没醒,明显不是正常状态。
  而这姑娘视频播放器的播放记录里,全都是XXX的视频,根本就没看过别的。




  这个文件夹里的东西太惊悚了
  我掏出U盘,把这些视频都存起来,关了机,又在屋里翻了一圈。在床头柜里,我找到一个箱子,里面全是垃圾和男性用品,有用过的纸杯、袜子,甚至有穿过的内裤。
  没敢伸手碰,我拍了几张照,发给XXX的经纪人,让他问问,这些东西是不是XXX的。
  除了这些来历不明的“周边”,还有一个像对讲机一样的电子设备,上面有几根天线——我仔细看了很久,确定它是一个便携式的电磁干扰器。
  它是用来开电子门锁的。
  好的电子门锁,在出场之前都要接受电磁干扰测试,但很多酒店的客房,不会用家里一样高级的电子门锁,那样成本太高,所以很容易被电磁干扰器打开。
  怪不得XXX说自己晚上总是感觉鬼压床,我觉得这比鬼压床还可怕。




  电磁干扰器
  这时候,周庸给我发微信,说他那边完事了,让我赶紧撤。
  我把所有东西都恢复原位,开门下楼,出了小区,周庸开着车在马路对面等我,我四周打量一下,没见到那姑娘的影子,赶紧上了车,把u盘插到电脑里,导入视频和照片,然后播放给周庸看。
  周庸都吓懵了,说操,太尼玛惊悚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咱赶紧去交差吧。
  我联系了XXX的经纪人后,让周庸开车,去了北四环的别墅,在路上,我把每个视频都点开倒着看了一下,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
  这些视频里,并没有国贸附近的那个酒店,是因为还没来得及传进电脑里么?
  不应该啊,已经过去十来天了。
  我给经纪人看完这些后,他也懵了,问我现在应该咋办?我说要不然报警吧。
  他犹豫了一会儿,说不行,这影响也太不好了。
  我说那你就约这姑娘出来,咱聊聊,咋和平解决。
  他说带XXX一起聊么?
  我说别了还是,再给他干出心理阴影。
  他说行,都听你的,我们又去国贸附近的那家酒店开了间房,以XXX经纪人的名义,把这姑娘约了过来。
  等姑娘到这儿,我给她放了视频,说麻烦你把视频删了,以后不要做这样的事儿了,否则我们就报警。
  姑娘瞪了我一眼,说我跟你们聊的着么?XXX呢,让他和我谈。
  我说你死心吧,他不可能见你。
  但不管我们咋说咋威胁,这姑娘就是不搭茬,只说要和XXX谈。
  我们没有办法,经纪人只好联系XXX,让他过来聊聊。
  等XXX到了,这姑娘就要往他怀里扎,我们赶紧拦住,她又挠又咬的。
  我说你再这样,XXX就走了,姑娘安静下来,说,你终于注意到我了,我跟着你住过好多地方你知道么,每次都等在楼下,一个一个的数啊,数到你的房间,等你熄灯了就去找你。
  有次你洗澡时没有沐浴露,干喊人不来,还是我给你递的。
  我看XXX有点哆嗦,问这姑娘,为什么每次她去XXX的房间里,XXX都没醒?
  姑娘笑了,看着XXX说,我知道你爱喝气泡水和苏打水,每次你房间里的巴黎水和圣培露,你以为都是酒店送的么?




  不是自己的水不能瞎喝
  我问她,是不是在水里下安眠药了,她看我一眼,没吱声。我又问蛊是不是她下的。
  这姑娘一下懵住了,说什么蛊?
  我给她看照片,说这些不是你干的么?
  这姑娘忽然又疯了,说竟然有人TM给你下蛊,我杀了她,我杀了她!
  周庸说,你还装屁啊,不是你还有谁?
  这姑娘说我这么爱XXX,怎么可能骗他,我有一个从网上买的开门的东西,有的酒店门能打开,有的酒店门打不开,像横店的酒店,很多都能打开,北京的好酒店能打开的就少。
  XXX住在这个酒店的时候,我只是在门口晃了几圈,根本就没进来。
  我走到门口,看了一眼电子锁的牌子,上网查了一下,这是个德国牌子,经受过电磁干扰测试,再想起这姑娘拍的视频里,并没有在这个房间的。
  那天她真没进来过,那个画着符咒的鸡蛋,那袋用头发做成血余炭,都不是她放的,而是另一个人。
  经纪人看我一眼,问我现在咋办。
  我说你先别慌,转头问这个姑娘,XXX的住店信息什么的,都是从哪儿得来的。
  她说是在QQ上买的,飞机高铁信息20块钱一条,住店信息50块钱一条。
  除此之外,那些人还会卖一些明星的周边产品,她箱子里那些东西,有些是自己偷的,有的是从对方手里买的。
  我管她要了那人的QQ,加了对方,和经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把这姑娘送去了警局。
  让周庸用他的QQ,加了姑娘给我的QQ,是一个叫“妖妖车”的人,对方通过了我的验证,问我是谁介绍的。
  我说了这姑娘的QQ名,他查了一下,说好,问我想买点啥。我让周庸给他发了个100块钱的红包,说你这儿都有啥,有什么特别牛逼的东西么?
  他收了红包,说谢谢老板打赏,问我是要男明星还是女明星的。
  我说女明星的吧,妖妖车发过来一个RAR格式的压缩文档,我去AppStore下了个解压的app,解压开这个文档,里面有200来张图片,涉及到三四十个女明星的私人用品。
  从用过的牙刷,到穿过的内衣,什么都有。




  我用周庸手机转发给自己的RAR文档
  我问他为啥不拉个qq群卖,让人竞价。
  他说不行,拉过,后来解散了。一是太危险,怕有人混进来调查曝光,不如单对单安全。二是很多人买不起就骂人还互骂,在群里骂的可难听了,都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小伙子,不知道从哪儿学了这么多骂人话。
  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我一直夸他卖的东西牛逼,并让周庸买了一个3000块钱,某女明星用过的牙刷。
  然后问他保真么?他说必须的,各地的酒店和摄影棚,都有他们的人。
  我问他,我想给女明星床底下点蛊什么的,问他能不能弄。
  他说那不行,他们没这个业务,趁着对方退房后或者在棚里排完广告,拿点东西,没人发现,要是往里面放东西,容易出事。
  我又试探了几句,并给出高价钱,他都没同意,我给经纪人看聊天记录,说看来也不是他干的,然后让经纪人以公司的名义报警,举报了这个卖东西的。
  经纪人彻底懵了,说很多那些年轻靠脸吃饭的明星,在退房什么的时候,助理都会把垃圾和用过的东西打包带走处理。
  他有次见一个年轻女明星的助理,带了一个像枪一样的皮搋子,问对方随身带这玩意儿干嘛,助理告诉他,说有些用过的东西要冲进马桶销毁,防止人偷拿去卖。




  强力皮搋子
  但他以为这都是小花小鲜肉们会遇到的问题,没想到XXX四十多岁,也会遇到这种事儿。
  周庸说,您先别想这没用的了,咱先研究研究,这蛊到底是谁下的?
  经纪人说,要不然先把XXX送回去吧,咱再细聊。
  我说行。
  等XXX带着助理离开,我说咱摊开了说吧,你们那晚没报警也没调监控,应该是晚上有人进XXX的房间了,怕被别人知道,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是不是明星,多大岁数,我都不关心。
  但你不告诉我,这事儿就断了,没法往下查了。
  经纪人犹豫了一会,让我们等着,出了门,过了半个多小时回来,让我和周庸签了份保密协议,确定不能和媒体啥的透露这个明星的姓名,以及和相关的事。
  然后又搜了一下我们的身,确定没有录音录像设备,才跟我们说了实情。
  那天晚上XXX的房间里确实有别人,是个失足女孩。
  这个失足女孩,是一个在娱乐圈里非常著名的妈妈桑帮忙联系的,这么多年以来,这个妈妈桑专做服务明星的活,手下有很多年轻貌美的姑娘。
  我说懂了,就相当于国内的米歇尔·布劳恩——这个女人组织了一个模特和年轻姑娘为主的卖淫团伙,专门给好莱坞明星提供性服务。
  很多享誉全球的男明星,都从她手里找过姑娘。




  米歇尔布劳恩,客户很多是好莱坞明星
  经纪人说对,差不多。
  我说你现在能不能再找一次,然后我在这儿等着。
  他说,啊?你想试试啊。
  我说我调查,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经纪人联系完后,说房号发给她了,差不多半小时以后到,你在这儿等着,我俩先出去?
  我说行,出去吧。
  周庸说徐哥,要不然我替你来吧,你不擅长和女孩说话。
  我让他滚。
  过了半个多小时,房门被敲响,我打开门,是个穿一身黑长裙的姑娘,外面披着件北脸的外套,得有一米七十多,皮肤很白,确实好看。
  她看见我有点惊讶,说啊,听说是XXX的经纪人联系的,我还以为是他。
  我说我是他朋友,你先进来吧,在门口让人看见不好。
  姑娘进屋和我聊了几句,去浴室洗澡,我趁这时候,去翻了一下她的挎包,里面有湿巾和避孕套,还有一个黑色的20cm x 9cm左右的白色盒子,上面有个屏幕,显示着5度。
  我打开盒子,里面一股冷气——这是个胰岛素冷藏盒,专门用来随身携带胰岛素的。




  胰岛素冷藏盒
  难道这姑娘有糖尿病?不应该啊,盒子里面没有胰岛素,只有一个粉盖的小杯。
  我又检查了一下避孕套,发现个奇怪的事——这盒冈本是假的,没有码没有生产日期,外包装印的也很粗糙。撕开一个,我发现这个套内外,基本没有润滑剂。
  为什么这么高端的服务,要用这种劣质假避孕套?
  这时候我听见卫生间水关了,我赶紧把东西塞回去,包合上。
  姑娘穿着浴袍出来,走到我面前,我说那什么,我今天有点不方便。
  姑娘有点懵,说男的也有不方便的时候?
  我说不是,今天的钱照付,我不用了,都是XXX要给我找,其实我不想找,我身体有点问题。
  她说,要不然我帮帮你吧,我说,你就别伤我自尊了,就当什么都做了,别告诉XXX。
  姑娘说行吧,我能用一下吹风机么?
  我说随便,等姑娘吹完头发穿好衣服下楼,我打电话给周庸,让他开车跟上。
  周庸说成。
  过了一会儿,他打电话给我,说对方在SKP附近的五星,又接了一姑娘,上三环一直往南走,下桥后到了南四环附近的一个小区,司机拿着一个白色的盒子进去了。
  我说那是个便携的冷藏箱,你下车跟着他。
  周庸下车跟上司机,发现他去了小区里的一家药店,和里面的人说了几句话,拿着冷藏箱一起去了里屋。
  然后司机开车分别把姑娘送回了两个小区,应该是她们住的地方。
  我和周庸开始了为期两天的蹲坑,一直监视着这家药店,发现总有年轻,长得还不错的男性进进出出。
  我怀疑这是个卖淫场所,第二天下午,我拦住了一个人,说哥们,你也是来那啥的吧,里面多少钱一次?
  他说给我是3000。
  我说你做这事儿没心理障碍么?
  他说有啥障碍,捐个精,撸一管,孩子又不归我管。
  我终于知道了,这是个地下精子黑银行——那些失足姑娘之所以用没有润滑剂的套,不是因为图便宜,而是因为她们要收集明星的精子,怕润滑剂破坏里面的成分。
  而便携的冷藏箱,和粉盖的小杯子,是用来保存精子的。
  拿到长相出众的明星的精子,应该可以在地下黑市卖特别高的价钱。




  采精杯,图一黑白看不出盖是粉色了
  当天下午,我找到XXX的经纪人,把这事儿和他说了,他打电话给妈妈桑,问她,是不是在与地下精子黑银行服务,收集男明星的那什么。
  还问她,那个蛊,是不是她手下的姑娘下的?
  妈妈桑害怕这事儿被传出去,很多人联合起来报复她,就全都交待了。
  她是在和对方合作,收集男明星的那什么,然后卖高价,而那个蛊是另一个,和XXX岁数差不多,戏路差不多的男明星,塞给她钱,让她放的。
  经纪人恳求我,说先别报警什么的,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
  我说我等你三天,你们要处理不了我就报警。
  三天后,那个地下精子银行被打掉了,经纪人和我说,在客户登记的名单上,发现了一直跟踪XXX的那个女孩。
  我问那这姑娘怀孕成功了么?
  他说还好没有,偷卖明星物品的那个团伙也被打掉了,国贸附近的那家酒店,也有个人参与了。
  我看了他发来的照片,是那天带我们去房间,问周庸是不是明星的那个服务员。
  4月27号,周庸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把某女明星用过的牙刷,在5月1日北京正式执行垃圾分类之前,他赶紧扔进了小区垃圾箱。

  世界从未如此神秘
  ●
  We Promise
  We Are Original
  本文属于虚构,文中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与内容无关。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某公众号:句读先生

贡献值排行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50

帖子

148

积分

扶贫办侦查员

Rank: 2

积分
148
发表于 2020-5-21 01:25:09 | 显示全部楼层
19 19  爱你依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9

帖子

126

积分

扶贫办侦查员

Rank: 2

积分
126
发表于 2020-5-22 02: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67

帖子

161

积分

扶贫办侦查员

Rank: 2

积分
161
发表于 2020-5-23 09:00:24 | 显示全部楼层
19 19  爱你依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19论坛

.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8-2020 19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警告︰19论坛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
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有些照片信息侵犯到你的隐私,请联系我们(发信给19luntan#gmail.com ,将#修改成@)删除影片。
投放广告唯一联系方式电报@lucky5201 邮箱:19luntan@gmail.com。本站永久域名:19luntan.com